空军某部特级试飞员梁万俊――驯服“枭龙”的

发布时间 2018-12-05

  事后,妻子埋怨梁万俊做事不警戒,梁万俊却打趣地说:“这样的滑行在空中碰到了不知多少次,这回不过是抱着儿子在地面再练习一次罢了。在空中我先想到的是保护飞机,在地面断定能保护好儿子。”

  然而,试飞当天,飞机仍然出现不少问题:飞机快捷滚转、快速建立过载、倏地指向的反应老是慢了一点点,飞行动作做完后,飞机的响应还有一些滞后。那段时间,梁万俊不放过任何一点毛病,始终在思考速度与拐弯半径的关联。

    万米云端之上,危难来临之际,他从容安静、驾机迫降,生死8分钟上演惊天一落,创造了世界航空史上的奇观。

  “准备下降!”随着一声口令,梁万俊操纵飞机对正跑道,飞机成大锐角、以每小时360多公里的速度风驰电掣般扑向跑道。

  有人说,要想把飞机这样一个系统复杂巨大的航空器,锻造成一把出鞘的“利剑”,必须要有“试剑”人。没有“试剑”人,再好的设计也无奈拿到战场的“入场券”。

  梁万俊利用休息时光收集整理上百万字的航空材料、上千张飞机图片,自学了《军事教诲学》《军事高科技常识教材》《空气能源学》等相干书籍,记下了30多万字的学习笔记和飞行心得懂得。

  瘦削、短发,从名义看,梁万俊个别得让人很难把他和英雄一词联系起来。

  还有一次,梁万俊在组织新机实践学习时,被一名试飞员提出的一个对于发动机构造原理方面的问题给卡住了。

  梁万俊担当试飞军队领导后,把带教年轻试飞员当作自己的责任。有试飞员遇到不懂的问题时,梁万俊总是不厌其烦地解答。

  在前不久的第十二届中国航展上,梁万俊望着见证中巴友谊的“枭龙”战机,炫技珠海蓝天,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作为“枭龙”的试飞员,这款战机承载着他不少难忘记忆。

  2004年7月1日,大雨初歇后的成都,碧空如洗,是个试飞的好日子。梁万俊驾驶中巴联合研发的“枭龙”战机直冲九霄,实行“加力边界”科目试飞义务。他驾驶战机顺利爬升至万米高空,在距机场70公里处,当他按规定实现有关动作后,发现油量教唆呈现异样。

  “油量输出过快,已关加力。”梁万俊霎时断定飞机漏油,立刻向指挥塔台报告,同时关加力,调转折头对向了机场。这一系列动作完成后,听筒里传来了指挥塔台“立即返场”的命令。

  飞行员是空天作战的主体力量,从飞行员中精挑细选的试飞员,更是国家的可贵财产。正是他们一次次的试飞实际,那些蠢才的灵感、奇妙的设想、宏伟的蓝图才得以实现,化作云端破敌的“利剑”。

  前未几,一家电视台采访梁万俊。主持人问他怎么看待试飞员这个职业,梁万俊说:“试飞是一种特殊职业,试飞员是和平时期离死亡最近的人。但这也是一项促进空军装备和航空工业发展的职业,是属于勇敢者的事业,我愿意用我的终生去坚守!”

  “我的职业就是飞翔,直到飞不动为止。”当初,53岁的梁万俊,小飞机停飞了,又开始了大飞机跟无人机的试飞。

  学得越深,梁万俊越发现自己存在不少短板。他后来才发明,那次成功处理特情的背地,还隐藏着一个关键环节。上天之前,飞行高度切实有两个抉择,一个是11000米,一个是10000米,正是当时采取了时任飞行大队长雷强的见解,才取舍了11000米的高度,也恰是这个筛选,才为处置特情时赢得了宝贵的1000米高度。

  在兵器装备的生产和定型阶段,试飞员凭借自身极高的技巧战术素养,既是武器装备的实验者,又是设计者,同时仍是战术动作的开发者。这种深度介入,为新装备尽快造成战役力作出重要贡献。

  30多年前,高中毕业后,梁万俊报名参加空军招飞体检,身材单薄的他不抱多大活力。然而,结果出人意料,全校唯一通过体检的偏偏就是他。

  为弄清某新型战机的座舱原理,时值盛夏,梁万俊冒着酷暑来到机场,在座舱里一遍遍熟悉电门、开关、操作程序及相关数据,直到烂熟于心。

  按理说,那位试飞员提的问题,属于飞机设计专家解答的范畴,但还是引起梁万俊的反思:精良的试飞员,也应当是一名合格的设计师。如果不理解飞机设计制造原理,又如何从实际上阐明各种飞行气象、准确地报告飞行情况呢?否则,遇到特情不仅不能及时准确判断飞机存在的问题,更不能采用科学有效的应答措施。

  试飞员既是新机定型的鉴定者,又是新机性能的探索者,更是新机设计的参加者。

  有一年,梁万俊带着妻子和儿子在岳父母家过春节,晚上回家下楼梯,因走廊灯坏了,梁万俊抱着儿子意外踩空滚落,妻子惊吓之余发现,儿子毫发未伤,梁万俊背上却摔得青一块紫一块,胳膊和膝盖上也蹭破了皮。

    “在试飞过程中,我斟酌第一位的是实战请求”

  按照惯例,遇到此类重大特情,飞行员挑选跳伞无可斥责。然而,科研新机倾注了无数科研人员的心血,也关系到该型战机研制周期。

  毕竟,在世界航空史上,无动力飞机迫降胜利的例子少之又少,一旦失败就象征着机毁人亡。这惊天一落,不仅避免了一次重大事变,还带回了宝贵的试飞数据,大大缩短了科研过程,堪称世界航空史上的一个异景。

  在某型机人机界面测试进程中,梁万俊和其余试飞员一起,严把实战标准,最终形成了一套比较完善的打算。

  走下飞机,教师连问了3个问题:今天飞了什么动作?飞机产生了什么问题?解决计划是什么?前两个问题,梁万俊都能答复上来,最后一个问题,他却陷入了沉思。

  梁万俊就是敢于“试剑”的人。2002年,国产某新型机试飞前,梁万俊作为试飞小组成员,在参加完品模台、铁鸟台及机上试验后,觉得驾驶杆的横向控制难以操纵。过往教训告诉他,在空中,飞行员操纵是否机动顺手,直接影响到飞行的品德。梁万俊查阅各种资料,提出调解的可行性倡导。工厂即时组织科研职员进行攻关,对驾驶杆进行了调剂。事后证明,这个小小的改良,对改进飞机的把持性起到了关键作用。

  初到试飞大队时,梁万俊已经积累了13年的战斗机飞行经验。然而,第一次试飞时,梁万俊还是遭遇了难堪。

  “试飞员被称为‘飞行的工程师’,加入科研是咱们的任务。而对接实战,为战友们‘驭鹰’,是咱们的使命。”在梁万俊看来,一些特殊的翱翔动作和性能是试飞员飞出来的,而不是设计师在纸面或打算机上算出来的。

  通常来说,战机的操纵性和均衡才干是一种此消彼长的关系。就仿佛两个敌人对射,出枪射击速度越快,越能占得先机,但平衡越难把握。他和科研人员一道,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找到最佳技能战术指标。

  “假如把圆的面积比作一个人所学到的常识,面积越大自然懂得越多,但也象征着边界外未知的东西也更多。”基于这种意识,梁万俊刻苦研讨,遇到一些新科目,梁万俊重复琢磨思考。

  梁万俊常说:“年青试飞员是未来新设备发展的盼望,老试飞员有义务把飞行理念、教训技巧传授给他们。”

  “试飞员是一个危险而又不可或缺的职业,搞好传帮带非常重要。”梁万俊说,作为主管试飞训练工作的老师,不仅要授之以鱼,更要授之以渔。给别人一杯水的时候,本人首先要有一桶水。

  “在试飞过程中,我考虑第一位的是实战恳求。”梁万俊说,作为试飞员,必须摸清战机机能底数,才华提升战机的实战才能。

  对那次特情,很多人问过他同样的问题――为什么当时不决定跳伞?在云端上空,梁万俊用实际举措给予了回答:“人在生去世攸关之时,要保住最重要的货色。”

  2分钟后,油表指针停在0刻度。发动机空中停车,是一级空中特情。此时,飞机高度4700米,距机场20多公里。“空滑迫降?”懂飞行的人都清楚,失去能源把持的飞机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任何人都无奈猜想,塔台里的空气刹那凝固。

  ■廖国全 杨春源 马彦军

    “优良的试飞员,也应该是一名及格的设计师”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渴望,也要全力把飞机保住!”不任何犹豫,梁万俊很快做出决议――滑回去。这一决定也得到了两任部队长雷强、钱学林的支持,在他们的引导下,梁万俊精准修正飞机的速度跟高度偏差,平稳地驾驶飞机穿过云层,向机场方向飞去。1分钟后,飞机浮现在机场上空。此时,降落机会只有一次。

  第10版“国防军工”

  飞机以超出通例100公里的时速接地。刹车!放伞!跟着一声宏大的轰鸣声,轮胎刹爆,飞机拖出两道长长的轮印,在距离跑道尽头300米处稳稳地停住。此机遇场上、塔台里沸腾了。参与研制此款飞机的一位老专家,激动得抱着梁万俊痛哭。

  刊于11月30日《解放军报》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欲望,也要全力把飞机保住”

  “梁万俊性格雀跃、心理素质好、应变能力强,善于控制自己的感情。”妻子王文敏这样评估自己的丈夫。

  他,就是空军某部特级试飞员梁万俊。

  共事们感触颇深,他们认为梁万俊是一位讲迷信、谨慎细致的老试飞员。他讲得最多的是如何躲避危险、确保安全。“什么样的动作该取舍什么区域、什么高度,还要随时兼顾飞机所处的位置。”“诚然试飞是高危险职业,但风险是可能躲避的,要保险顺利实现责任,首先要树立科学正确的飞行理念。”

  

  塔台、机场上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东张西望地盯着梁万俊驾驶的战机。

  “人在生逝世攸关之时,要保住最主要的货色。”梁万俊的这句话,缘于一次特别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