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0章 血腥厮杀www.0008883.com

发布时间 2019-11-07

  秦宇念头转动时,局面又有了新的变化,山谷周边近乎组成圆形的斩痕,散发银光突然暴涨,于是便真有一道银色圆圈,快速凝聚出来。

  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太过漫长的岁月,有些斩痕中的力量,逐渐消耗殆尽,最终失去了威能。

  它们不再散发银光,便成了这个银色圆圈上,一处处细小的缺口。汇聚在圆圈里的人族修士和妖兽,不需要任何命令,纷纷主动散开,沉默着向这些缺口冲去。

  下一刻,低沉咆哮蓦地响起,头顶漆黑苍穹上,那高悬的血月光芒,悄然变得更加明亮。

  秦宇终于见到了,让银色圆圈中修士、妖兽,真正惊恐的对象,只见陡峭石壁上,一处处鼓包浮现,然后从中裂开,手提长刀,身穿黑色甲胄,背生肉翼的战士从中走出,沐浴在血色月光下,他们齐齐咆哮着睁开了双目,其内只有杀戮、毁灭。

  没有任何犹豫,从山中走出的黑甲长刀战士,拍打着背后肉翼,黄金首饰是怎么生产制作的w,扑向银色圆圈上的缺口。杀戮在一瞬间爆发,双方没有交流,似乎一旦遭遇,便注定了不死不休!

  “死吧,你们这些怪物!”一名人族修士,挥手打出璀璨神光,凝聚出赤红剑影,将扑来的黑甲战士斩成两段。

  可不等他松口气,就有另一个黑甲战士冲上来,毫不躲避迎面而来剑光,将手中长刀送入他的胸膛。

  秦宇瞳孔微微收缩,他“看”的非常清楚,被黑甲战士长刀刺穿后,这名修士的魂魄气息,瞬间消失不见。

  不,没有被长刀吞噬,魂魄依旧留在修士体内,却碎成了无数块,直接与血肉融合,变成一种秦宇从未见过的诡异状态。

  复活的撑天古木,突然发出一声咆哮,它所有枯枝变成的触手,向山谷中延伸过去。

  在血月照耀下,这些触手表面上,竟燃烧起了血焰,然后丝丝缕缕的猩红,自山谷中升腾而起,向燃烧的触手汇聚。

  这是生灵被杀死后,体内溃散的气血,此刻凝聚显形出来,在碰触到火焰瞬间,直接融入其中不见。

  所有银色光圈中的修士、妖兽都在拼命,他们很清楚,如果让黑甲战士闯入,大家就都要死。

  修行至今,秦宇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如此惨烈的厮杀,濒死前的绝望嚎叫,几乎不曾断绝。www.0008883.com

  这一场厮杀,足足持续了十二个时辰,当银色光圈中的修士、妖兽,数量不足原先一半时,前仆后继疯狂冲击缺口

  他们来的迅猛如火,退走时也是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犹豫,同时带走了所有战死的同伴,及他们遗落在地面的长刀。

  短短十数个呼吸,所有厮杀声消失殆尽,黑甲战士们重新融入山体,若非空气中粘稠几乎凝成实质的血腥味道,几乎让人怀疑先前看到的都是幻觉。

  枯木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吟,它收回了所有触手,转身“轰隆隆”向山下狂奔而去。

  秦宇目光扫过周边,骨兽在内十一头恐怖生灵,也转身朝着各自来时的方向远去。

  片刻后,古木回到它最初扎根的地方,交织成大腿的根系散开,蠕动着钻入地底,恢复成原来模样。

  摇摆的触手,重新变成干枯枝桠,苍凉无言指向苍穹,像是在无声的呐喊着什么。

  树洞入口处,斩痕散发的银光敛去,重新恢复普通无奇的模样。秦宇抬头看向天空,高悬在那里的血月,快速暗淡虚幻下去,就像是一个影子,最终消失不见。

  当血月覆盖大地时,恐怖便会降临……若真是如此,那么灌木照亮世界的时候,应该就是安全的。

  这一刻,他眼前的世界,骤然变得模糊,无论头顶的苍穹,还是下方的大地,都像是由无数道堆积的影子,一层又一层交叠在一起。

  许久后秦宇终于忍受不住,眼眸传出的酸涩,他缓缓闭上双目,顿时有大量眼泪涌出,竟包含着丝丝血色。

  尽管没能,找到这处世界的本质,但秦宇已大概理清了一条线索,它深埋在这个世界深处。

  “秦大哥……”身后响起雷小鱼的声音,昏迷了近一日一夜后,她终于醒了过来。

  虽然看不到雷小鱼的表情,45012.com。却能听到她吐气的声音,“那就好,秦大哥,我们现在在哪?”

  秦宇摇头,“我也不知道,传送阵遭到攻击,我们迷失在空间乱流,闯出后就来到了这里。”

  简单一句话,流露出强大自信,若这句话传回鹏城,一定会让很多人明白,为何雷千军对这个女儿,一直有着超乎寻常的宠爱…

  他睁开眼,眼中遍布血丝,眨了几下后,才勉强适应了眼前光线。伸手抓住雷小鱼,秦宇上前几步纵身一跃,“啪”的一声轻响,落在撑天枯木下。

  回头看向古木,沉吟许久后,秦宇抬手虚空勾画,只是寥寥几笔,空间微微波动,眼前的树洞随之消失。

  漆黑的苍穹,空气中阴寒浮动,尽管有灌木散发的光芒,这片天地依旧给人,无尽阴森之感。

  “不要怕,跟在我身后就好。”秦宇说话时,向前拂袖一挥,空间蓦地扭曲,将一道窜来的黑影包住。

  被禁锢在扭曲空间中的黑影剧烈挣扎,爪牙疯狂撕咬,发出让人头皮发麻声音,赫然是一只,体型放大数倍的黑色老鼠。

  如今,这老鼠身体绷紧着,尽管有毛发覆盖,依旧露出满身铁铸般的结实肌肉,看着颇为骇人。

  凶恶扑来的黑色老鼠,从这里到边检的出境检查台大约有1一口咬住秦宇的手掌,可惜没有血肉被撕裂,反倒它锋利的牙齿被生生硌断。

  秦宇顺势手掌握紧,黑色老鼠凄厉嚎叫,身体疯狂-抽搐,接着以肉眼可见速度干瘪下去,一身乌黑发亮的皮毛,随之变得干枯、暗淡,生命气息随之熄灭。

  扭头看向雷小鱼,原以为她多少会有一些不自然,毕竟秦宇如今行的,是属于古族的暴戾手段——直接掠夺,其他生灵气血归于己用。

  当雷小鱼的面使用,秦宇是有意为之,希望通过这件事削弱一些,雷小鱼对他的好感。

  可映入眼帘的,却是这丫头瞪大眼睛,一脸好奇的模样,语气里满是崇拜,“秦大哥好厉害,这是什么手段,之前都没有见过!”

  心头一僵,秦宇差点咳嗽出声,心想不愧是城主府的大小姐,果然有一颗大心脏。

  不过想想也是,雷千军有今日地位,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雷小鱼是他的女儿,再如何养尊处优也避免不了涉及,怕是早就习惯了这些事。

  “哼哼!可恶的秦大哥,居然想用这种办法,让我自己疏远,人家才不会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