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拍贷联合南方周末发布:2019年中国小镇青年发

发布时间 2019-09-21

  :数亿基数的中国小镇青年背后立着一个成功的时代。在城镇化进程的推动下,成为当代成长速度最快的群体,是国家蓬勃发展的主力军。他们的能量不可预测,我们只知道他们来自小镇,却无法预估他们会去征服哪一座巅峰。

  “三年改变”的主题可做很多有趣的观察,我们则把焦点再次对准“小镇青年”。

  “天地不曾以一瞬”,这是千年前苏轼站在孤舟上的感慨。人常处于变化之中而不自知,一提变化总想着风云际变时大人物的纵横捭阖,却不知生活里的渐变才最具英雄主义色彩。

  眼前的绿叶看似静止,但其背靠的大树时刻都在静默中生长。只有把时间维度稍微拉长,我们才能看清点滴雨露如何成就个体成长,看到不起眼的小改变如何引发大群体的质变。

  眼前的绿叶看似静止,但其背靠的大树时刻都在静默中生长。只有把时间维度稍微拉长,我们才能看清点滴雨露如何成就个体成长,看到不起眼的小改变如何引发大群体的质变。

  那这个时间维度多长为好?三年其实最适宜。在招聘广告中,我们最常看到“3年以上工作经验”这样一条,这已成社会考察人的时限默契。一年熟悉,两年积累,三年成熟。三年后多数人可以对职业有独立思考,看清自己能力的边界。

  “三年改变”的主题可做很多有趣的观察,拍拍贷则把焦点再次对准“小镇青年”。小镇青年指出生在三四线岁的青年,他们分布于家乡工作或前往城市闯荡。2018年,拍拍贷联合南方周末发布的《2018年中国小镇青年发展现状白皮书》中,率先抛出这个概念,也首次试着清晰地勾勒出他们的群像。

  数亿基数的中国小镇青年背后立着一个成功的时代。在城镇化进程的推动下,成为当代成长速度最快的群体,是国家蓬勃发展的主力军。他们的能量不可预测,我们只知道他们来自小镇,却无法预估他们会去征服哪一座巅峰。2019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青少年与社会问题研究室的指导下,拍拍贷与南方周末再度出发,联合发起2019年中国小镇青年发展调研。凝结调研成果的新白皮书,呈现了三年的时间下,小镇青年一些意料之外的变化:

  整体在朋友圈喊穷?根据《2019年中国小镇青年发展白皮书》,其实和三年前相比,小镇青年收入平均每年增长15%,小镇青年月均工资更是达到全国平均水平以上;

  小镇青年能赚不敢花?其实跟三年前比起来,小镇青年还是那么敢花,消费性支出比例保持在39%左右 ,全国平均水平才37%;

  小镇青年求稳定?其实小镇青年认为平均工作2年半,就可以换下家了

  这些数字符合你对小镇青年想象吗?或者说小镇青年的你,能很容易地对“数”入座吗?身处飞速向前大时代的小镇青年,总在埋头奋斗奔向远方。他们生活中很多悄无声息的细节,揭示了“不起眼的小改变”已引起很多质的飞跃。

  三年的职场积累后,是扎根大城市,还是回家创业,是小镇青年必须要作答的选择题。他们内心的答案在日常话语中会露出苗头。

  选择回流的四川南部小镇青年丛谅,毕业刚开始选择在魔都上海工作。“魔都啥子都好贵呦,没得钱一点也不好耍,还是家里安逸,我呆了两年就在考虑回去了。”“我平时就留心那些上海的小便利店,新火的网红小餐馆。很爱和别人讲,要是能在我们家那开一个这样的店,可能会火。”

  “别人一提四川,就是能吃辣。其实辣椒传到四川是很后来的事情,不存在四川人自古只吃辣这回事。上海人能爱上川菜,四川人咋就不可能试试其他口味。所以我最后就回家开店了,就不信上海人爱吃的新花样家这边的人不好奇。”

  很多像丛谅这样选择回流的小镇青年,白皮书显示,超过60%的小镇青年现在居住在三四线城市,他们相信小镇未来会有很大施展的空间。其中,52%的是从一二线回流的。他们大多在北上广深及省会城市留下过3年左右生活的缩影。45%的回流小镇青年认为大城市节奏块、压力大。

  三年像是一个圈,是小镇青年给自己与一二线城市对话的时限。“三年回家”是小镇逃不脱的魔咒?不见得,我们看看坚守一二线的小镇青年怎么讲。南下深圳的东北小镇青年云鹏,刚工作时怕同事瞧不起自己小地方来,“吉林北部小城,却硬说家在哈尔滨附近”,“也爱吹我们那人大、雪大、菜量大,哪哪个名人都我们那的。”

  “工作三年后,现在可不得了,工作能力放那谁管你哪来的。很感谢我的领导,他鼓励过我一句话:小镇出来的好,更想改变自己,比大城市的有狼性。因为从事互联网行业,深圳机会又多又好,回家不可能是我的选项。”

  从历数“家乡之最”,到敢于“自揭其短”,这变化的过程源于小镇青年事业的发展“哪里人”开始成为他们最次要的标签,职业技能、事业成就早已填充好他们的自信。白皮书统计,像云鹏这样坚守在一二线的小镇青年,他们渴望“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摘苹果”,有78%的人认定一二线的发展机会更多。他们对自己所在城市有信心,更迅速地适应了大城市的生活节奏,机会多和视野开阔是他们留下来的重要理由。

  “男人最重要的是能力,天天弄的油头粉面的那没多大出息。”估计很多小镇男青年的成长环境中,都曾被原生家庭灌输过要注重内在胜过外在的理念。可如今“他”经济火爆,据称2018年是男人化妆护肤的元年,男性正在成为美妆产品的消费主力之一,我国男性在淘宝上消耗了2亿支洗面奶;目前中国男士护肤品市场已达到百亿规模

  男人也要开始打扮自己,这样的理念也开始在小镇青年里渗透。晓刚老家甘肃小城,正宗的大西北糙汉子,但工作三年后,他开始对男性化妆这事越来越包容。“刚工作时,刮个胡子就算打理了。真怀疑那时的不修边幅流失了很多客户。大堂里业务员那么多,客户也愿意挑个好看的啊。”晓刚现在除了整容,恨不得一切男性美容产品都要尝试,“人精致了,手上单真的会多”。

  “更重要的是,现在城市女性都有经济收入,对伴侣不再只是能养家的底线要求。不学着包装下自己,在婚恋市场上自己也真的会滞销。”成功脱单的晓刚,这一段总结还真是把握了大势。白皮书数据显示,现阶段处于恋爱关系中的小镇青年,男性结婚的意愿显著高于女性。居住在一二线%有结婚的打算;其中,男性结婚意愿有80%,女生只有49%。

  恋爱可以很感性,婚姻需要很理性。小镇女青年有收入有底气,但不等于不考虑婚姻的经济基础。务实的小镇青年,尤其是住在一二线城市女性,对裸婚的接受程度最低。此外,收入越高,对裸婚的接受程度越低;学历越高,接受程度也越低。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这曾是小镇青年梁安的朴素信条。他甚至拒绝办公室同事主动递来的零食,就因为怕欠别人的。他还立下工作后不再要家里一分钱的誓言。不过,他却发现自己被贴上难以接近的标签,好像也没人对他这种“独立”予以敬意。

  一次上级催要标书,急于证明自己能力的他决定一人包揽。但标书涉及到的报价数据庞杂,很多完全找不到统计的途径,有的版块还涉及到专业知识,LG 发布了两款名为LG X Cam和X Screen的全“度娘”搜索出来的帮不上忙。眼看着许下的deadline日益临近,眼前的word文档还停在第一页的字号调整,他硬着头皮部门群里发了一条求助信息。很快,老油条、小菜鸟、甚至部门领导,都发来了相关的数据报表,和过往标书资料的压缩包。一筹莫展的工作终于熬个通宵搞定了。

  大功告成后,同事和梁安讲:“其实一开始就想问你要不要资料,结果还以为有什么神通呢,别总是万事不求人,自己憋不出大招,还把团队进度耽误了。”

  一次迫不得己的求助,让梁安发现万事不求人只是逃避,或者说自信心太过脆弱。学会求助才是真正自信的举措。此后,他除了习惯和同事互助外,也不再耻于向父母和朋友求助,还贷款购买了自己的首套房产和汽车。“我不会啃老,通过借力在这个城市立足,我才有机会让父母将来享有更好的养老和医疗条件。在城市有个家也会让自己感觉安稳很多。”

  像梁安这样对工作有热情,对生活有规划的小镇青年很多。白皮书显示,91%的小镇青年对未来有规划。但他们也对阻碍保持清醒,除了能力可能达不到预期水平外,缺乏资金的支持是当前面临的重要困境。

  懂得求助,是一种智慧,对于小镇青年,尤其如此。人无法完全脱离社会而单独生存,你不想麻烦别人,就需要独自承担很多东西,包括挫败。求助不仅包括向人,也要知晓那些机构提供的助力机会。

  27岁的李先生也是小镇青年,大学学的设计,毕业后做过美工,做过业务员,做过电商。“18年,我觉得不想再给别人打工了,想要做一番自己的事业”。网红泡面店的走俏让他寻得一丝商机,于是他跟发小一起开了一家泡面店“泡面英雄”,但是因为网红店的风潮来得快,去的也快,所以亏损的比较厉害,2019-09-18指数基金也分红!这只沪深300基金每10份派利近!发小熬不住退出了,只剩自己一个人扛着。

  但硬扛不仅是个体力活,更是钱的消耗战。前期从亲友东拼西凑的钱花得差不多了,令他一度想要放弃。但好在他知道社会上现在对他这种青年,有很多扶持计划,就在网络搜索中了解到拍拍贷的公益计划“千人千万打拼基金”。

  “打拼基金”及时的援手让他挺了过来。“19年,觉得不能继续再做网红泡面店,所以转型做了手工面,现在借的打拼基金虽然不多,但是也用于面点的进货和生活的周转了,还是有帮助到自己的。”现在店里面有两个人,李先生负责后厨,还有一个前台,经营状况也比之前好了。

  小镇青年“学会求助”,社会上也要有“善于施助”的贵人或机构。小镇青年们上述的“三年改变”,虽然变化过程悄无声息,但我们也不难看到重要时刻的“阳光雨露”,是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的改变”向质变跃进的重要“催化剂”。

  拍拍贷和南方周末对小镇青年一以贯之的关注,就是希望人们看到他们身上的亮点,奋斗中的难点,需求上的痛点;希望更多优质的“催化剂”能够助力小镇青年梦想绽放。李先生求助的“千人千万打拼基金”来自于“拍拍贷助力小镇青年成长计划”,主要内容包括“小镇青年YOUNG计划”“小镇青年达人开放平台”等。而这些只是拍拍贷公益计划的一部分。

  “千人千万打拼基金”推出半年的时间里,就收到超过10万人次的申请,这个基金原本计划免费撮合1000万免息借款额度,助力至少1000位打拼人迈出改变的第一步。现实数据让拍拍贷看到中国小镇青年蓬勃的进取心和该群体描绘的庞大梦想。于是,他们将那些有所成就的年轻人聚集起来,在“小镇青年说”的线下活动中讲述自己的打拼故事,予人信心,予己勇气;他们在线上举办“打拼大学”,搭建年轻人的技能经验分享交流平台,助力每个人的可持续发展。

  除了公益计划,拍拍贷更希望日常业务能成为源头活水,为打拼的小镇青年多做正向的引导,让一笔笔借款成为一次次改变的契机。美好的新时代,他们努力为小镇青年的向上生长消除一切阻碍。因为人们清楚,小镇青年好比是转型中国的“温度计”,他们日常生活的变化、成长道路上的点滴,显示出社会理想的热度,测量着新生中产们心头的冷暖。

  城市的拓展,人口的迁移,小镇青年们的行走,正踏出这个国家现代化的轨迹。古老的东方国度能否走上一条更高质量、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道路,小镇青年有着很大分量的话语权。

  所以小镇青年们,哪怕你眼下一无所有,也会有人为你们的梦想加油。正因为“相信不起眼的改变”,我们期待你下一个丰收的三年。

  能不能有三年的耐心,学会一项技能、做好一份工作、支起一门生意、开创一份事业?

  如果你愿意,不论来自哪里,起点是什么,3年1000个日夜的时长,足够换来一技之长。

  对那些初入社会打拼、渴望改变自己现状的年轻人而言,拍拍贷愿意在未来提供更多“助力小镇青年成长计划”公益项目,为他们走向美好生活提供点滴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