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佬跨界成为人口专家?携程创始人梁建

发布时间 2019-09-08

  他是当代互联网界的大佬之一。传奇、开挂、充满英雄主义等词,常被用于形容他的人生。他曾说,“上帝给每一个孩子都发了天才彩票。”而他,刮开了这张彩票,将它成功兑现。

  他曾是15岁考进复旦大学少年班的天才少年,也是中国领先的在线旅行服务公司携程的创始人,现在又是成功推动中国计划生育政策改革的人口专家。

  1969年,梁建章出生于上海。他生着一张圆润的脸,说话时带着上海人的柔软腔调,笑起来经常眯着眼睛抿着嘴唇,看着十分温和腼腆。

  幼年求学时期,梁建章就已表现出异于常人的智力水平。在大多数孩子还不知道电脑为何物时,他已经开始用电脑解决数学难题。

  在学校的课程之外,梁建章还是个满脑子奇思妙想的孩子,总爱自己给自己出难题。13岁时,他突发奇想,想让计算机写诗。

  众所周知,计算机语言是理性的0、1代码,而诗却是感性的、具有技巧规律的一种文体。因而,这似乎是一个看似矛盾的命题。

  但这并没有难倒他,梁建章设计了一个电脑写诗程序。凭着这个程序,13岁的他拿到全国第一届电脑程序设计大赛金奖,成为名噪一时的“电脑小诗人”。

  年幼成名,也让他启发着许多热爱计算机的孩子。360公司的创始人周鸿祎,就是其中一位。

  在他的自传《拒绝平庸:周鸿祎和他的创士记》中,只比他大了一岁的梁建章,成了他高中时期的模仿对象。在看了《少儿计算机世界》报纸中这个上海著名“天才儿童”用编程写诗的故事后,周鸿祎也模仿着编了个可以写七绝七律的电脑程序,从此与计算机结下不解之缘。

  1984年,15岁的梁建章在初中毕业后考入闻名全国的复旦大学计算机本科少年班。少年班重点培养大学里面一些最难的课程,包括物理、数学等,且都是按最高要求去教。如今,已是知天命之年的他,回想起这段经历时,将它看作自己成长最快的一个阶段。

  一年后,复旦还没毕业,他又考入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20岁时,梁建章硕士毕业。

  这个天才少年的求学之路上,似乎少了许多学业上的困难与坎坷。在鲜花与掌声的环绕中,年幼的梁建章没有得意忘形,“伤仲永”的悲剧并未上演。他从中抽离,保持清醒,成材似乎早已注定。

  1999年,在上海的鹭鹭餐厅,“有四个不满现状还有点莽撞的年轻人,被趋势所刺激,还带些理想主义”,他们正在盘算着一个宏伟的计划创办中国第一家在线旅游服务公司,以“鼠标+水泥”的方式开始提供机票、酒店、旅游度假、商旅产品预订。

  仅仅四年时间,携程就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月,携程在纳斯达克上市,股价从18美元发行价涨到37.35美元,涨幅高达88.56%,成为纳斯达克市场上开盘当日涨幅最高的一只股票。

  那四个年轻人一夜之间成了亿万富翁。从此,他们的名字前被冠以“携程”二字,成了纵横商界的“携程四君子”。

  2006年1月,将携程带入正轨的梁建章舍去现有的风光生活,辞去CEO一职,宣布退隐幕后。

  2013年,携程遭遇严重危机。在线旅游行业面临移动终端的变革期,竞争对手通过搜索比价模式迅速抢占市场。携程网四面楚歌。在这样的危机时刻,梁建章选择了回来,重新担任CEO,进行“二次创业”。

  但他的回归,对家人来说,却不是一件什么好事,钱赚不了多少,还会有声败名裂的风险。

  2014年4月15日,他发了一封内部邮件称:我回携程,不是为了名,也不是为了利,就是要和大家一起体验二次创业的艰辛、激情和成功的快感。

  他忘掉风险,舍弃个人名利。“没有一件事既能让你做得很有成就感,又没有风险。确实没有别人能做这件事,携程是我一手创办起来的。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只能是我来做,我也应该是最有动力去做的。”

  重新掌舵后,牛牛高手论坛426666,梁建章几乎每天早上六点半就到公司,晚上七八点才离开。在他回归后的八个月,携程股价上涨了190%。2016年,携程营收增长76%,每股营利超出华尔街预期17倍。携程重新坐稳了旅游业龙头老大的位置。

  梁建章延续了少年天才的神话。但就在他再一次将携程带上巅峰后,2016年,梁建章宣布卸任CEO职位,退居二线。他再一次从名利场中离开,在不同的领域波澜不惊地完成一个全新的人生里程碑。

  37岁那年,他交出携程的帅印,只身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决定投身于一直以来念念不忘的学术。

  在经济研究过程中,梁建章发现中国存在极其严重的人口结构问题,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正在继续加重这一问题,最终将严重影响中国的未来。在他看来,这是件社会价值更大的事。

  于是梁建章决定将研究重点放在人口学上。不久后,梁建章出版著作《中国人太多了吗?》,公开质疑中国人口政策,并呼吁尽快放开生育。他的观点在社会上激起轩然大波。

  从此,人口研究成为梁建章人生的上半场和下半场的分割线。三十而立的企业家是他的前半生,四十不惑的人口专家成了他的后半生。

  正如他的两个微博账号“携程梁建章”和“梁建章关注人口问题”。截至目前,作为人口专家的梁建章已在微博发声2083条;而携程梁建章开博6年来,却只发了寥寥83条。

  研究人口问题,就其根本而言,和携程关系不大,和做企业更没什么直接关系。梁建章所找寻的,是成功实现商业追求后,更高一级的自我追求。

  少年得志和商业成功,给了他足够的自信,也给了他更加宽阔的胸怀。他不愿只做一个独善其身的成功人士,更愿成为一个兼济天下的学者。在世俗的成功与学术追求之间,他巧妙地实践他的取舍之道,一步一个脚印地实现着自己的本心。